德润燕赵·善美家风展示专题>>

父母家风我继承

2020-10-14 13:42:5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父母亲在生前,每逢冬季的下雪天都打扫积雪;其他季节,每隔半个月便扫一次院子;遇到左邻右舍,总是笑着打招呼。“身教重言教”,这是一条不成文的好家风,在父母亲默默无声地带领下,我也学会了打扫院子,坚持至今,我都已经69岁了。

1937年10月10日,父亲张耀宗在家乡清苑县北石桥村参加老红军孟庆山领导的八路军;1938年4月,冀中军区成立后,他先后当过冀中军区北上抗日先遣支队的班长、排长、连长、营长;1942年春季当了保定城郊武工大队长;1952年调到秦皇岛以后,住在杨家胡同19号,只住两间总共24平方米的房屋。此大院住有4户人家,大大小小20多口人,有的是中学老师,有的是冶金厂和朝阳街百货公司的工人,也有林业局的干部。

我是1950年7月10日出生,在杨家胡同19号大院长大。那时候,每到冬季就下雪,而且雪特别大,经常是大雪封门。每到下雪天,父母亲就起得很早,身穿棉袄,披着夜幕,头顶着雪花开始扫雪。他们把院子先扫出一条路,而后用四轮小车装上雪,“吱扭扭”推到附近的麦地里。虽然一走一滑,他们还是坚持把雪送到麦地。父亲说,“雪盖三层被,枕着馒头睡”,来年必定大丰收。

给院子打扫积雪,父母并没有让我去做,却慢慢感染了我。我在海港区高平街小学上一年级之后,开始帮着父母扫积雪。有时我觉得起得挺早,但发现父母早已经干上了。我学着他们的样子,用铁锹把雪铲起来,攒到一块儿。干得满脸是汗时,同院的发小们也陆陆续续都起床了,也帮着我们打扫起来。父母的行为也感染了大人们,他们也都拿起铁锹和扫帚干起来。

除了打扫积雪,其他季节父母也会扫院子,我们也跟着打扫。院子里有一棵大杨树,每到秋天就落叶子。我们把落叶扫干净,攒成堆再运到外面去。那时,家家都拓煤坯,院子里总有黑煤底子。打扫院子时,父母会用铁锨把黑煤底子铲干净,再用扫帚把它们扫走。在父母的维护下,院子总是干干净净的。我也学习他们的样子,每隔一个星期帮着打扫院子。其他孩子听到铁锹声,也都主动参加劳动。

我家在杨家胡同19号一住就是28年,直到1980年,我们家才恋恋不舍地搬走。搬家的那天,院子里好多朋友来帮忙。我知道,这都是父母的人缘好呀!

母亲、父亲分别于1985年、1991年过世,但他们优良的家风我却继承下来。我刚开始在船机厂的小二楼居住,1987年搬到人民里居住,这栋楼房有6户人家,同走一个楼梯,我就开始效仿父母,在冬季主动打扫积雪。1994年3月,我又搬到八三东里居住,一到冬天下雪,我肯定到楼下去扫雪。为此,我还买了一把大竹扫帚和两把铁锹,而且更换了三次。一般都是晚上下雪,早上晴天,不管天气多冷,我必然起得很早去楼外扫雪。

我们这栋楼一共6个楼门口,为行人出入方便,我全部扫了,而后再去上班。60岁我退休之后,也有时间了,扫雪就成了我的“专利”。搬到八三东里25年来,每年冬季如此。不管是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他们出来后看到院子干净了,都伸出大拇指!搬到楼房之后,我还会每隔半个月打扫楼道一次,从6楼一直扫到1楼,感觉特别畅快。

2017年12月份,经交建里社区、港城大街办事处推荐,我被评为秦皇岛市海港区“2016年度文明市民”;2018年,我被评为河北省“百姓学习之星”;2019年3月7日,我的家庭被评为秦皇岛市海港区文明家庭。

我想,如果没有父母良好的家风熏陶,我也不可能获得这么多荣誉。(作者:秦皇岛市海港区 张建义)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孙明霞
下一篇: 家风 春风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