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基层 五年看变化·太行行】转型的煤老板 多彩的红石沟_河北新闻网

位于沙河市浅山丘陵区的红石沟,因满沟铺满含铁的红色卵石得名。当地有民谚,“沙河有个红石沟,满眼都是红石头,地不收,路难走。”不过,这说的是五年前的红石沟。夏初时节,来到如今已成为休闲生态农场的红石沟。

转型的煤老板 多彩的红石沟

 
曾经的不毛之地红石沟,已经变为青山绿水的生态绿洲。(资料片) 石兰高摄
 

□记者 闫立军 王永晨

位于沙河市浅山丘陵区的红石沟,因满沟铺满含铁的红色卵石得名。当地有民谚,“沙河有个红石沟,满眼都是红石头,地不收,路难走。”

不过,这说的是五年前的红石沟。

夏初时节,来到如今已成为休闲生态农场的红石沟。眼前的五彩斑斓还真让我们难以一下子就说准现在的红石沟是什么颜色。

踏上红石沟的最高点樱花岛,绿树掩映中是“月亮池”的一汪碧水,樱花虽然谢了,槐花仍在飘香。举目北望,两侧山间梯田错落有致,种满了柏树和核桃树,山脚下是宽阔的沟底,一条细长的道路伴随着成方连片的果树向远方延伸……

眼前的红石沟美得像一幅画,绿色,应该是它的主色调。

80余万株果树、110余万株生态林木,让这里的绿色植被覆盖率达到95%,并形成了自己的区域小气候,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夏天能避暑,冬天能躲霾。仅今年的春节和自办的踏青节,农场就接待了来自省内外的游客两万多人。

 
张保国(左二)在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王永晨摄
 

“这片绿之前可是满眼黑。”现在的河北宝晟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曾经的煤老板张保国,给我们讲起红石沟由红转黑又变绿的事。因为是亲历者,所以他的讲述既生动又真实。

由于附近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早些年周边都是小煤矿,弄得红石沟“天上地下一起黑”。张保国当年就在红石沟附近开煤矿,说日进斗金一点也不夸张。

2009年的时候,张保国搞了一个大动作,差点惊掉了同行们的眼珠子——他主动提出申请,成了沙河市关闭煤矿的民营企业家第一人。

“我这人打小就喜欢树。”年近五十的张保国中等身材,黑红脸庞,嗓音洪亮,“采煤挖矿把家乡毁得不轻,拉煤的、拉铁矿石的大车来往不断,乌烟瘴气的,这钱赚得太亏心,再这么干下去,我没脸见父老乡亲了。”

关了煤矿总得干点啥,张保国就想把整治红石沟与自己事业的转型合在一起干。“最初整治红石沟周边的荒山,种了十万棵核桃树只活了两万棵,有人说我是挣了俩钱烧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但干事认死理的张保国决定坚持下去,“最不济就是把挖煤挣的钱全还给山里!”

 
荒山荒坡披绿装。记者王永晨摄
 

2012年,张保国开始整治红石沟沟底的红石滩。公司动用大型机械清理卵石,高价从东北运来大量黑土,与就近购买的黄土配比造田,“光买土就花了几千万”。截至目前,休闲生态农场已投入资金3亿多元,改良土壤,在高处开挖人工湖,利用落差铺设了覆盖全园区的自流式节水管道,让涉及周边9个村的25000亩荒坡荒滩披上了绿装。

“煤炭黑”转型“生态绿”,也显现出了带动效应。通过土地流转、入股分红和农场打工等方式,农场带动周边包括250余户贫困户在内的上万人走上了致富路。张保国转型的成功也带动了一批煤老板、矿老板转型。沙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唐智勇告诉我们,在沙河,矿产企业已由高峰期的249家煤矿和铁矿降到了现在的50来家,至少有20多名矿老板转型搞荒山综合开发。

 
乡亲们正在栽植来自荷兰的香水百合。 记者王永晨摄
 

放眼红石沟,五颜六色点缀在绿树之间,煞是好看。桑葚已经转红,正在变色的樱桃树披上了白色纱状的防护网,远看像身着婚纱的少女,间或有成群的黄鹂鸟飞来飞去。“樱桃是黄鹂鸟的最爱,最多时得有几万只,我们只好把挂果多的樱桃树保护一下。”公司副总经理王卫国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明显是“乐在烦中”。在农场北门,近500亩的进口花卉区一片繁忙,上百名来自附近村落的乡亲正在栽植香水百合,挖坑、种苗、浇水,干得热火朝天。

 
记者拿起锄头,与老乡一起为不老莓除草。 记者王永晨摄
 

“我们还在开发一种紫色的‘富矿’,比开煤矿强多了!”张保国特意带着我们看看他的得意之笔——规模合计上千亩的不老莓园。但见园中半人高的灌木枝叶托着一簇簇小果子,“农场未来的发展,除了休闲生态旅游主要就靠它了。”

不老莓学名叫黑果腺肋花楸,成熟后的果子是紫黑的,富含黄酮、花青素和多酚等物质,养生保健价值首屈一指。今年他们正在规划建设生态观光不老莓酒厂,并大力培植种苗,发动附近农民推广种植上万亩,预计三年后每亩即可挂果两千斤,“这种‘效益紫’可以让老百姓每亩增收6000元以上。”

 

苹果树下,张保国(后)向记者介绍节水灌溉措施,一个孔每小时精确滴溉3、2升水。 记者王永晨摄

在另一片近百亩的果园前,张保国停下脚步,让我们猜果树的名字。这种果树只有一人多高,鹅卵形叶子掩盖下的枝条上挂满了成串青色小果子。“认不出来很正常,因为这片树是我们从灌木嫁接改良的!”张保国自己揭开了谜底,“它叫欧李,又名高钙果。”

 
在欧李园,张保国(左一)向记者介绍欧李嫁接改良筛选新品种的进展。 记者王永晨摄
 

欧李是野生于太行山和燕山山脉的灌木,含钙量是苹果的9倍,其果子可直接吃或做果汁果酱,枝条可做饲料,叶子可做茶。三年来,农场先后引进了14个品种,在农场的边边角角种植了几十万株野生和实生苗,并辟出欧李园实施嫁接改造。2015年,农场与河北科技师范学院联合申报了省级科研项目——野生欧李资源收集及开发研究,现已培育出更加酸甜适口的新品种,“鲜果主要销往京津等大城市,一斤七八十块钱不愁卖!”

 
种了5年的樱桃进入丰产期,农场为挂果多的樱桃披上了白色的“婚纱”。 记者王永晨摄
 

聊起农场的经济效益,张保国爽朗一笑:“往年不好说,但今年肯定行。樱桃、葡萄、核桃、苹果等今年都进入了丰产期,7月开始的百花节更会引来翻番的客流。”这时,张保国突然反问了一句:记者同志,你们不觉得我们已经是守上了金山银山吗?

万绿丛中,红色仍然是最抢眼的颜色。我们注意到,农场的人行道和排水沟以及大门口的建筑和墙体,巧妙地用上了当年整治荒沟清理出来的红卵石。而正在分批栽植的4500亩不同品种的枫树,到了秋天会成为层林尽染的赏红胜地。

红色是红石沟最初的颜色。从人们对红色的刻意营造中看得出,今天的红石沟渴望返璞归真。

点击进入【记者走基层 五年看变化】专栏

点击进入【砥砺奋进的五年】专题

编辑:张岩    美编/制作:支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