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保护一种方言,就是留住一种文化

做了半辈子教育工作、曾经参与过普通话推广的乐亭县退休干部孙兴琦从未想到,已经退休多年的他,居然还会参加一场特别的“方言测试”。
“身体要坐正,眼睛看着镜头,不能随便动。”年逾花甲的孙兴琦至今对半年前那个炎热的下午记忆犹新。

选点:和普通话差别越大的方言区,调查点分布越密集

“在方言研究领域,河北的地位十分特殊。”吴继章告诉记者,“我省环京津、沿渤海,和山西、天津、山东、河南、山西、辽宁等省份接壤,加之历史交流融合的原因,使河北方言无论是与山东、山西、河南方言,还是与北京、天津方言以及普通话,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着形形色色的细微差别。要进行方言之间尤其是北方各方言之间、方言与普通话之间的细致、深入的比较研究,河北方言的作用是任何别的方言都无法替代的。”

录制:报名的人很多,符合条件的却很难找

如果说确定调查点和调查团队的程序十分严格的话,那发音人的遴选和方言的录制过程则称得上“苛刻”。 根据项目方案要求,每个方言调查点需要4名方言发音人、3名地方普通话发音人。其中,方言发音人包括老年男性(调查项目中称其为老男)、老年女性(老女)、青年男性(青男)和青年女性(青女)各一名。

传承:既要推广普通话,又要把活着的方言语音保存下来

“方言录音、录像工作结束,并不意味着调查工作的完成,还有整理、校对核对等一系列后续工作要做。”吴继章介绍。 “这些后续工作既专业又繁琐,甚至有些枯燥,大概需要花费几个月时间。”侯建华说,方言保护工作是必须尽快做的,毕竟各地的纯正方言正在发生变化、日渐式微,“甚至走向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