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对国家有利,不管大事小事我都会干到底"
——“最美抗疫护士”芦静对话战地救援兵孙康

要做对党、对国家有益的事

做人做事不图回报,一辈子为人民服务,不争不抢,不怕过清贫的日子。要做对党、对国家有益的事。

扫码阅读手机版

新青年对话老党员 | 战地救援兵孙康:只要对国家有利,不管大事小事,我都会干到底


孙康和芦静在交谈。

6月19日,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大北社区孙康老先生的家中,孙康和芦静见面了。两人同在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工作过,一位是抗战老兵,一位是支援湖北的抗疫护士,此次见面,有了一场踫撞出火花的对话。

“在战场上救死扶伤是我对自己入党誓言的践行”

1940年,15岁的孙康参军,做战地救援的工作,参加过解放张家口、保卫北平、支援太原等战役,在定兴攻坚战中独自一人俘虏6个敌人。1941年,孙康入党。1949年3月,孙康从河北定兴赶到山西太原前线,在太原战役中为掩护伤员腿部受伤,落下残疾,荣立个人三等功。

芦静:抗战时您在哪个部队当兵?

孙康:我当时是在华北野战军区第六纵队十七旅五十团当兵。那会儿我15岁,特别想参加抗日,于是瞒着家人悄悄跟上部队要参军。但因为我岁数小,部队开始不让,后来看我很坚决,一直跟着部队走,才把我留下来。

芦静:入伍以后,您负责什么?

孙康:当时我很想上前线,但因为我年纪小部队不让,一直安排我做战地救援。

芦静:听说您为掩护伤员腿部受到枪伤,落下残疾,能说下当时的情况吗?

孙康:那是太原战役的时候,我们部队是1949年3月份到的太原,在4月下旬参加了太原城的攻坚战。当时真的是太惨烈了,牺牲的战士很多,血流成河,最后在掩护伤员的时候,我腿上中了一枪,落下了残疾。当时也没有什么感觉,子弹穿过去,没有留在腿里,后来才知道子弹要是留在骨头里,整条腿就废了。中枪后也没顾上那么多,带着负伤的战友回到了后方。要是我没有负伤,应该还能救回来不少同志。

芦静:您参加过那么多战役,记忆最深的是哪次?

孙康:当然是定兴攻坚战!我独自一人俘虏6个敌人。当时我们五十团和五十一团以“掏心分割”的战术,占领了敌师指挥所。守军因被分割,加上丧失指挥,非常混乱。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在巷战中遇到6名敌军,我大声呵斥他们投降不杀,他们失去了斗志,缴械了。

芦静:您真的很英勇!经历过那么多生死瞬间,您最难忘的是哪次?

孙康:记不清哪年了,就记得当时日本鬼子“扫荡”抓八路军。因为年纪小,老百姓都护着我,把我的脸抹得黑黑的混在人群中,日本鬼子不相信老百姓说的,就把看着像八路军的百姓挑死了,就这样村民也没有把我说出去。有一个大妈还认我当儿子,让我逃过一劫。很感谢百姓们愿意用生命来保护我,我们抗战的胜利离不开老百姓的信任和帮助。

芦静:您觉得军旅生涯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孙康:经历了太多生死时刻,看到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地倒下,有些伤员来不及救治就牺牲了,我对生命更加敬畏,对生死也看开了。我们的战士是真的不怕死,每一次冲锋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许多伤员刚给包扎好伤口,就又冲上去了。

芦静:您获得过两次个人三等功,怎么看待这些荣誉和过往?

孙康:这些荣誉和过往是我宝贵的财富。在战场上救死扶伤是我身为党员的责任与担当,是我对自己入党誓言的践行,是我对党和国家的忠诚。

“作为一名党员医生,我不可能面对群众的伤病不管不顾”

1949年,孙康转业到保定定兴县医院,1951年到保定医学院进修,1952年被安排到当时张家口宣化区的卫生科主管防疫工作。后来,他先后担任过宣化区医院(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前身)书记、宣化区化工厂书记,直至1986年离休。无论在哪里工作,他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孙康在张家口市宣化区“光荣在党50年”颁发仪式现场。 受访者供图

芦静:转业到地方后,您在救治病人时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事?

孙康:我在张家口下花园区下乡时,有两个孩子让我印象挺深刻的。一个孩子是他母亲急急忙忙找到我,我看孩子疼得不行了,我判断是胆囊炎,而且是急性的,耽搁不得。当地没有能做手术的医院,情况紧急,我就把孩子带到卫生所,动手给做了手术,也算是救了孩子一命;还有一个是我下乡到村里时,发现那孩子走路一拐一拐的,询问后知道是不小心骨折了,当时医疗条件不太好,我看孩子要是一直这样,这辈子就毁了,就联系了自己下乡前的二附医院,免费给做了手术。

芦静:您做这些事的初衷是什么?

孙康:我当兵的时候就是一个战地救援兵,救人是我的本职,转业后我做医生,服务人民就更是刻在骨子里的了,作为一名党员医生,我不可能面对群众的伤病不管不顾。

芦静:听说您在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当书记时,被陌生人误认为是保洁人员?

孙康:哈哈,确实有这回事。我习惯5点起床,然后在医院走廊里、院里打扫卫生,给病人倒便盆,就这样被误会了。

芦静:您是医院书记,为什么要做这些?

孙康:我一辈子把自己当工人,为人民服务是我的责任,别人不想干的活我都抢过来干。我当兵的时候就是官兵平等,我的班长排长连长跟普通士兵吃的穿的都一样,他们也没有比我高一等的感觉,大家都是干革命,所以转业后我也是这么认为,大家都是为国家建设工作,没有职位高低之分,书记也是为人民服务。

芦静:我听说您在化工厂当书记时,因为唐山大地震谁也不敢进厂,您就带队吃住在单位、进厂房和工人一起干活?

孙康:也没有什么,生产工作不能停。我不能让别人上而自己躲在背后,就招呼工人进厂房,工人在我就在,这样既不耽误生产,工人也没有怨言。

芦静:您离休后在忙什么?

孙康:也没闲着,谁家有点事,我都愿意去帮忙。去年我还能出去扫雪,今年不行了,摔了几跤,腿脚不利索了,但是社区的事我都惦记,只要是开党员会我都参加,疫情期间我还交了500元特殊党费。

芦静加入河北省第七批支援湖北医疗队。 受访者供图

芦静:在您看来,身为一名党员,在工作或战斗中应该肩负起什么样的责任?

孙康:作为党员来讲,对党对国家对人民交给的任务绝对不能犹豫,只要对国家有利,不管大事小事,我都会干到底,而对国家有害的事,多小也坚决不能干。(李伟供稿 张晓晴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