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石家庄残疾人刘厦:幸福就是我还有追梦的权力

2020-10-14 19:19:15 来源: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在心理咨询中,我经常问来访者:你认为幸福是什么?我发现,他们大都将幸福定义为自己缺失的部分。父母离异,在孤单中长大的富二代会认为,亲人的相濡以沫,生活的平淡安稳,就是幸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在严格的保护和高度的重视中长大的人会认为,拥有自由和空间就是幸福。

看来,幸福并没有具体的定义,而是一个指向,指向了每个生命个体所向往的部分,而这部分,也恰恰是生命运动动力来源的核心。

那属于我的幸福是什么呢?

当问题扯到自己身上,就好像变得复杂了。我的优越处,我的幸运,我的希望,太多的条件开始出现在脑海中,被我掂量。但按照从别人身上找出的公式来解答,就必须先找出我缺失的部分,这样才能找到我幸福的指向。

我缺失的是什么,最容易想到的是健康,但这仅仅是外在的一个以现实为评判标准的表象,而如果从生命的意图出发来说,我缺失的,是一条条供我选择的路。记得有人这样问我: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你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我说:我最大的困难是上不了路。我多么希望能为了梦想而去披荆斩棘,去经历坎坷,在我看来,为了梦想,一切都是美好和珍贵的。但我却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才是我生命最深的缺失。

曾经,我总觉得自己在荒野里眺望那别人轻易就能踏上的道路,眺望中,我憎恨上帝把我捆得太死了。它按压了我在画板前挥动的胳膊,我的画家梦窒息了。它又夺去了我吃力才能拿起的笔,我再也写不出一个笔画了。愤怒和无助中我听见,它讥笑着说,还不死心!你就老老实实等死吧!但是我不甘心,我就像压在石头下的一粒草籽,在沉默中努力寻找着破土而出的缝隙。

我经历了太多这样无路可走的时刻,经历了太多在荒野中找路的时刻,能够让我走到现在的,不仅因为我内心的那份不甘,更因为我身边有那么多的阳光,为我照亮前途,给我增添力量。

记得八年前,我和姐姐夜以继日用八个月学完了心理咨询的课程,我们希望能够取得执业资格,能够用力所能及的方式,除写作之外,再开拓一片天地,再创造一份价值。但在考试报名时,却遇到了巨大的障碍,那就是我们无力拿笔,不能自己完成涂卡和书写答题。记得报名机构的老师听到我们的情况后便说:不能考试,学这个干嘛啊。虽然他表示愿意帮助申请特殊考试,但我能听出那只是一种安慰和了结的方式。

我再一次看见,在我前进的路上突然立起了一座大山,面对悬崖峭壁,我无力翻越,我再一次没有路了。

但就这样放弃,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梦想,对不起父母的支持和付出,我更不想向命运低头,就像那句话说的,宁可被打死,绝不能被打败。我决定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

几经周折,我们找到了市劳人局负责心理咨询执业资格考试的工作人员,向她说明情况,并提出了特殊的请求。她要残联开关于我们身体情况属实的证明书。我们就马上去县残联和市残联开了证明,将证明材料和我们沉甸甸的请求交给了这位工作人员,她表示会向上反映。我们能做的努力也只能到这了,这条路是否能向我们伸展,只有等待了。

经过两天的奔波,在回来的车上,我感觉到了极度的疲惫。看着窗外五光十色的城市,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自己的梦想是那么的轻飘,这个迷人的世界是否能听见我微弱的声音。我的眼泪悄悄在变幻的光影中流下。

就在第二天,中残联副理事长、时任石家庄副市长程凯看到了关于我们的报道,特意来家看望我们。他的到来,重新点燃了我的斗志和希望。

他是一位小儿麻痹的残疾人,走路略显摇晃,簇拥着他的是各级官员的热情和由衷的敬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残疾和风光这两个词同时出现了。我仿佛看见了一个鲜活而坎坷的励志故事,这给我内心带来了很大震动。让我更加感动的是,程凯理事长是那么亲切和洞察民情。我们聊到了史铁生,聊到了我的诗歌,当他问我们的生活时,我们向他提到了心理咨询考试面临的障碍,他了解后对身边的人说,这个应该帮助一下。两天后,我们又接到了他秘书打来的电话,询问了详细的情况和负责人电话。

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在期盼中,我仿佛看见那条路正在慢慢向我延伸。

考试前第三天,我终于接到了准考的电话,我们激动极了!

三天后,在残联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我平生第一次带着准考证,像其他的考生一样参加了一场考试!不一样的是,工作人员在考试的人群中护送我们顺利进入考场,不一样的是,给我和姐姐一人安排了一个考场、一个监考老师和一个帮助我们书写答题的老师。还有那么多工作人员为了我们这两个特殊的考生而奔走协调。

对于我们来说,这场考试是多么难得的体验,当时我想,无论我们能否考过,有这么多人帮助我们,为我们的梦想而助力,我们都应该知足了。但也正因为这些,我们更要努力用心去考。

一个月后得知,我和姐姐都取得了心理咨询师执业资格。同年我们开办了心理咨询工作室,八年来,我们已为600多名求助者提供心理疏导,其中为近200位残疾人提供免费帮助。2019年我们的心理咨询室搬到了晋州市内。

正是因为那次考试顺利进行了,我们的努力才看到了回报,我们的梦想才能够上路,我们才有了自助和助人的能力。正是因为有了那次考试,我们的人生才打开了更加宽阔精彩的世界。

我们那次考试,开创了河北特殊考试的先河。从此以后,我越来越频繁的听到各种形式的特殊考试。无论是高考还是其它考试,形式越来越多元化。为盲人考生准备的盲文考卷,为肢残考生延长时间等等。

变化又何尝只体现在考试中。坐高铁,有残疾人专用位置,有工作人员的特殊服务。坐公交、坐地铁都是免费的。只要走出家门,处处都有无障碍通道。残疾人再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了。仿佛这个世界终于看见了残疾人的存在,我终于感受到这个世界也是属于我们的。

每个人要走的路,不仅在外界,也在社会观念中,在群体认识中。我为了提高文学理论知识,萌生了去大学文学院听课的想法,但对我个人而言,去实现这个愿望很难。没想到的是,我得到了社会各界和河北师大各级领导的帮助和支持,让我这个梦想成为了现实,让我可以在河北师大文学院旁听两年,这对我的写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

我看见,世界上又多了好多条路,少了好多在迷途中带着梦想无路可走的徘徊者。

上帝把我捆绑在了轮椅上,动弹不得,但所有的生命都要生长,所有的梦想都要绽放,挣脱是我的必然选择。而上帝唯一留给我的通道,只有我从未沉默的思维和能够发出的声音。这就像巨石边的一点缝隙,我从这钻了出来。如今,我成为了一位心理咨询师,文学作者,创造着属于自己的价值。

而要从这个缝隙中向上生长,又哪里是凭借一己之力能够做到的。一颗草籽,能够茂盛千里,是生命的力量,更是大地的呵护、天空的召唤和阳光雨露的滋润。每一个人所走出的人生,不仅是生命个体的动力指向,更是外界环境的造就,是生命与外界互动的结果。所以说,我们脚下的路,不仅是我们自己找到的,更是外界环境所给予的。我之所以能够有这些美好的体验和收获,我由衷地感慨生在了一个好时代。

一个社会的进步程度,不仅体现在繁荣水平上,体现在大多数人身上,而更应该体现在不被注意的角落,体现在少数人的生存状态上。要看弱者活得怎样,要看如何对待不同的存在形式。多年来,作为一个相对处于弱势群体的残疾人,我亲身体验到,硬件设施的改善,规章制度的完善,社会爱心的浓郁,而这些变化的背后,是观念进步的水平,而观念整体水平的提高,正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

乱世出英雄,那么盛世便出人才。正因为有了公平、开放、友爱的社会,我们每个人才有了追梦的权力和机会,个美其美的生命之花才可以和谐绽放!

因为命运的特殊,我看到了追求梦想才是自我实现的必经之路,看到了拥有这样的机会多么难得,所以我想说,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走在追梦的路上。我的幸福就是,可以做一个追梦人。






来源:
责任编辑:王立坤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电子报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