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天使】河北对口支援神农架林区前方指挥部防控救治组组长瞿长宝:要把对神农架林区人民的帮扶和情谊延伸下去

2020-05-28 09:36:19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供图

【人物名片】

瞿长宝,男,1970年11月生,中共党员,河北对口支援神农架林区前方指挥部防控救治组组长,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

【凡人语录】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们在这次事件中,其实就是做了职业本能(份内)的工作,我以医生这个职业为荣。——瞿长宝

接到通知去支援湖北是哪天?当时情形是什么样的?

2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我们接到河北省卫健委通知,医疗队由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和河北省中医院的医务人员组成,同时要求有一名副院级领导作为医疗队领队出征。接到通知后,医院组织召开了临时党委会,会上我表明了自己请战出征的态度:第一,我是一名临床外科医生,泌尿外科专业,有丰富的临床工作经验;第二,我负责带队托管阜平县医院三年,对基层医疗机构及卫健委、政府等的工作情况比较熟悉;第三,我分管人事工作,以前外派医疗队员的选送等工作都是由我负责落实的,希望这次党委可以把我派出去,参与对口支援湖北神农架林区抗疫的工作。

出征前的情况如何?

当确定可以参与此次工作后,我积极与省卫健委领导沟通,了解到当时神农架林区有10名确诊患者,有6名患者已基本痊愈,还剩下4名患者在院治疗。最终我们医院抽调了科主任、护士长、主管医师、护师和院感共5名同志,加上河北省中医院派出1名呼吸科医生和1名护士,组成了我们7人的医疗队,加入前方指挥部整体工作,我担任防控救治组组长,另外还有综合协调组、物资保障组。

2月11日傍晚,我们出征湖北。当天下午6点,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在门诊大厅为我们举行了简短的出征仪式,河北医科大学有关领导和我们医院全体院领导及相关科室的同事参加了这个送行仪式,给了我们很多嘱托。这次疫情阻击战对国家是一个“大考”,对于我们工作队来说也是一次考核,希望我们能够圆满完成这次考核,完成协助林区阻击新冠肺炎工作。我们带着这些嘱托就出征了。

上车后,我们也感受到了各方人民群众对这项工作的支持,列车员从上车帮助我们搬运行李到安排我们的铺位等方面,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

您刚才提到了搬运行李,咱们除了个人物品之外,还带了多少物资呢?

因为前阵子驰援武汉的同志已经带走了一批防护服、N95口罩等防护物资,当时医院的防护物资已经非常紧缺了,但是医院党委决定,要倾全院之力来保障出征医疗队的物资供应,其中最紧缺的是N95口罩和防护服,当时我们基本上带走了全院存量的70%—80%。记得当时防护服全院不到150套,但是给出征的我们带了100多套,300套隔离衣,大概150个N95口罩,还带了外科医用口罩、普通消杀物品、酒精消毒片、手消等物资应有尽有。

另外,我们还带了大量的药品,打包后带了11个40×60的大标准箱,药品基本上包括了抗病毒的、常见病和多发病所需药品,还准备了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紧缺的阿比多尔。一是供医疗队队员使用,二是应急情况下,如当地医院缺医少药,也可以应急使用。在抵达林区后,药品充足,也给了大家极大的信心支撑和鼓舞。

防控救治组的工作内容有哪些?

2月10日接到通知后,我当即向党委会提出(出征)请求,单位临时党委会确定我出征后,省卫健委里就直接告诉我出任此次的防控救治组组长,提到这个任务比较艰巨,我说没问题,同时也向省里几位领导表态,我将全力以赴,保证完成任务。

我们医疗团队一共7名队员,尽管神农架林区与武汉其他地区相比,疫情形势要稍好些,但是我们在医疗救治的同时还要参与全方位防控,包括物资、设备需求论证等工作,这与单一的参与医疗救治还不一样,是全方位的对口支援的任务,因此工作内容还是比较繁重。

咱们是什么时候开展工作的?

2月12日下午与林区政府、卫健委及相关医疗机构对接后,我召集医疗队开会介绍情况、安排工作。2月13日一早,我们就赶到了当地的林区医院,这个林区医院是当地最大的医疗机构,相当于二级乙等医院的医疗水平。经了解这个医院的基础是乡镇卫生院的架构,在这个基础上成为了林区的核心医疗机构,人员、设备、技术能力都不是特别强。但是在力量薄弱、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前期林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林区医院在救治前期做的大量工作不可忽视。

咱们队员年龄结构能否介绍下?在这场战“疫”中, 90后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我们医疗队70后3位,80后有3位,90后1位,80后和90后在工作中都非常踊跃。90后这次给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也曾经认为90后和我这个70后会有代沟,但是这次出征修正了我的观点,他们的大局观、责任意识,在这种困难情况下的担当,都出乎我的意料。

像我们团队里河北省中医院的田静护士,她出征的时候就把头发后脖颈的位置都剃光了,发际特别高了,这其实是按照进入隔离病房救治便于防护做的发型。抵达林区工作后,我们医疗队80后和90后队员,工作非常积极主动,都是积极主动请战,有些人跟我说:“院长,请派我去发热门诊工作”……而且在工作过程中经常给我提一些建议。在出征的时候,我对各位医疗队员的大局意识、团队精神还没有底数,到了那里以后发现我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我的队友们虽然年轻,但是团队意识和责任担当都非常好,看到这些我非常欣慰。

咱们共有几名院感人员?是如何开展工作的?

我们医疗队7人中有1名专业院感人员,当地林区医院有1名专业院感负责人员,她有着5-6个月的身孕,非常辛苦。除此之外还有相关辅助人员,其实我们其他医生和护理部都有较强的院感防控技能,所以我要求团队作业,比如说院感人员去指导对方的时候,我们护士长也跟着,协助一起来完成。

院感工作在这次救治和防控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初期我们了解到林区情况后,利用当地的融媒体,由医务队员根据相关防护规范,用专业角度录制了一些通俗易懂的小视频,在当地林区电视台上循环播出,指导大众面对疫情正确防护。虽然大家都知道要勤洗手,但是洗手的方式正确吗?我们就从这些切入点录制视频,内容包括了如何洗手、如何戴口罩、如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如何去超市、如何乘电梯等等,在当地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到还收林区朋友信息,他说:“现在我们大街上还在滚动播出你们的视频呢!”虽然已经返回河北了,但是看到我们留下的影像培训资料还在发挥效用,感到很欣慰。总的来说,我们一是对医院内部的医务人员进行专业培训,二是对于大众疫情知识的宣讲,多管齐下。

作为防控救治组的组长,您除了平常协调工作之外,需要参与病房救治工作吗?

我是直接参与一线工作的,包括参加我们专家组和对方专家对确诊病例的讨论。前期我们做了一个工作,就是每天利用工作间歇,组织7名医疗队人员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第一版到第七版中的每个环节进行学习,我给大家说在这里我们就不能分那么多的专业了,要对国家标准的治疗方案和诊疗依据要非常熟悉,这样参与专家讨论时才有充足的知识准备。国家随着诊疗的进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也发布到第七版,有相关的补充和修正,所以我们带着专业的储备,参与了专业的会诊和救治。我在工作间歇也要参与普通发热病人和确诊病人的查房,才能了解到实际的情况。

此次防控救治组中有河北省中医院的呼吸科医生,请您给介绍一下中医在此次战“疫”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我们此次去林区,包括我们医疗队带了很多连花清瘟胶囊,这是咱们河北的一个拳头产品,社会各界也捐赠了一些中药药品,包括诊疗方案中也有中药方剂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林区百姓特别认可中药,我们除了林区医院、妇幼保健医院之外,还走访了林区8个乡镇卫生院,去了解他们的救治防控情况,走访中我发现他们非常认可中药,因为林区中草药应用广泛是他们的特色之一,所以这个中草药起到了非常大的正面影响,老百姓认可,另外效果也不错。

咱们这次如何做到的队员零感染?

我们初期抵达林区,在武汉工作的同事袁雅冬老师对我们反复叮嘱,还将武汉工作的流程、诊疗方案,包括防护服的穿脱、工作环节的步骤等资料,全部发送给我。我也结合林区情况,进行了工作安排,一方面是要求同志们按照环节和步骤来做好防护,包括互相监督穿脱手套和防护服等等,容不得一丝闪失,严格把控技术环节。另一方面,初期防护服和口罩是有些紧张,我及时向后方请求支援。河北省委、省政府调拨了大量防护服、隔离衣,包括N95口罩等等。在物资保障以后,就是工作流程上的规范,包括我们和对方的医疗机构,都按照规范多措并举,确保零感染。

工作期间印象最深的一件事,能给我们讲讲吗?

我们在林区医院、妇幼保健医院开展救治工作,同时走遍了8家乡镇卫生院,发现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服务能力确实比较弱,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我们河北医科大学有乡医培训学院,所以我就向河北医科大学党委汇报林区情况同时,请示党委能不能把乡医培训延伸到湖北神农架,没想到,学校非常支持我的这个提议,表示要全力支持促成这件事。我与林区政府及卫健委的同志做了相关沟通,林区表示非常需要,希望得到河北医科大学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河北医科大学党委委托我代表河北医科大学与林区政府签订了《帮助林区提升基层卫生人员服务能力的框架协议》,双方通过视频的形式进行了签约仪式。协议签署之后林区政府和人民交口称赞,特别叫好。记得我们在几个乡镇卫生院培训后离开时,他们都问我们还来吗?我告诉他们:“河北医科大学和林区签订了帮扶协议,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为林区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他们说:“太好了!”这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工作特别有意义。河北医科大学将在林区设立乡村医生培训基地的事情,在当地这种反馈让我特别激动,印象也特别深刻,而且把我们河北对神农架林区人民帮扶和情谊可持续地延伸下去,可持续地提升他们的医疗服务水平,也代表了我们河北人民的一份情意。

您在林区想不想家人?

非常想,真的非常想!我刚回来,有朋友问我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我说最想做的事情,第一是回来以后去看看我父母,跟我父母坐一坐,哪怕不说什么,就陪陪他们。因为我去神农架,怕他们担心,我并没有告诉我父母。我父母每天准时收看《河北新闻联播》,从电视看见了我,但他们害怕我工作忙,也不敢给我打电话。我有时候就发微信,给父母报平安。后来我弟弟告诉我,咱爸妈每天那个时间雷打不动坐在电视机前,看得到你,看不到你,就坐在那里关注着;第二个是以前在家许诺我爱人和儿子,有了小假期就出去转转,以前有这个想法就是一个提议,没有真的去落地。所以这次回来后,我一定安排一个小假期,带着我爱人和儿子,出去度个假。我儿子总说:“老爸,你说话老不算数,你说好的带我去……”这个疫情也出不去了,我想的最多的是怎么让我这个提议落地。

还记得从神农架林区撤回时的情形吗?

3月24日周二,我们接到了上级的指令,根据工作情况河北省对口支援神农架林区工作队全部撤离当时林区人民政府举行了一个非常隆重的欢送仪式,当地的同事、百姓送别的场景非常激动人心。林区一共8万多人,乘坐汽车赶往宜昌火车站的时候,我们都觉得是不是林区所有的老百姓都出门来送行了,非常感动。汽车送我们到达了宜昌火车站,火车工作人员为我们准备了非常丰盛的午餐。我们吃完饭上的火车,一路上非常温暖。下火车后,受到省领导和家乡人民的热烈欢迎,我们队员都非常激动。

您觉得支援神农架这段经历,对于您个人来说,有哪些收获?

在神农架林区工作的期间,我在医院的本职工作积压了一些,我觉得早回来一天,可以多干一些,所以结束隔离期后,立即返回了医院开始工作。

我觉得支援神农架的工作经历,让我职业的自豪感明显提升,在林区我给后方医学生录制了小视频,视频里我谈到了一点:“同学们,你们一定会为你这个职业选择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因为不经历,不会有这个感受,我走过来才知道,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们在这次事件中,其实就是做了职业本能(份内)的工作,得到了全国人民全方位的认可和鼓舞,这是对我们极大的激励,作为一名医生,我以医生这个职业为荣。

(文稿部分节选自河北省档案馆严雯采访整理口述档案资料,编辑苏琳)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苏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电子报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