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文旅频道>>

彭八百的《彭溥皋画册》

2019-12-29 12:42:1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现藏于曲周当代艺术院


彭八百当年出版过一本画册,即《彭溥皋石兰》,封面为吴佩孚题笺,隶书。民国二十三年三月,即1934年出版。再版于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即1936年。

2019年五月一日,五一节当日,我前往彭八百故里,在彭八百书画研究会会长李智民先生的引领下,来到曲周当代艺术研究院,和蔼的院长靳元国先生热情接待了我们。我们前来,是因为这里收藏有一本彭八百的画册《彭溥皋石兰》。这里的藏本,有张九峰的序言,有彭八百的尊照,正式内容为彭八百的兰石作品共为12幅。遗憾的是,没有了封面封底。首版本的封面,我在网上看到过,且所看到的该封面恰恰有彭八百的签名,曰:“清亭我棣雅玩,丙戌正月,小兄彭八百题赠。”“清亭”何人?一时未解。此封面即吴佩孚隶书所题签“彭溥皋石兰”。“丙戌”为1946年。

见邯郸市政协《邯郸文史资料》第六辑行士文撰文《兰石画家彭八百的一生》,其中有云:“他曾于1934年3月,由北京琉璃厂伦沧出版了《彭溥皋兰石》画册,画册由著名书画家张九峰和王丹忱作序。”

又云“为满足各界人土要求,中华印书局,购买了出版权,对画幅数也进行了增订,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再版发行。其发行量比前都有很大提高,南至南京,北至绥远,东至济南,西至宁夏共有十六个分售处,订价为国币一元。影响之大,声誉之高,为当时书画界不多见,白崇然为之作序。”

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有英文序言者,且正式兰石作品为12幅者,为1934年版本。有此可知,曲周当代艺术研究院藏本,为1934年本,英文序言一页已缺失。

王丹忱的英文序言翻译为中文曰:《介绍》曲周彭溥皋为著名国画家,浸淫绘画艺术近三十年,除画山水和人物外,是尤工于以兰、石为主题的专家。先生丰富的游历,为其画笔提供了充足的素材。著名画家张大千如此评价:“(就兰而言),求之古人尚无其敌,况今耶”。吴佩孚则说:“论绘兰艺术,(时人)无人出其右’。彭先生画作从未付梓,其朋友孙采薇、刘相成、程元坡、张志文(均为音译)将其兰石作品大作选集出版。鄙人有幸将彭先生介绍给所有对中国画感兴趣朋友们。王丹忱(音译)1934年2月。”

此英文序言最后明确有“1934”年份,已经证实为1934年版。

关于王丹忱其人,有资料云:《前哨报》,8开版,铅印报,民国28年(1939年)7月,国民党第五战区第十一游击纵队政治部创办。政治部主任王丹忱倾向抗日,发表不少抗日文章。民国29年,王丹忱调离阜阳,该报停刊。这是我所知道有关“王丹忱”的唯一信息,然未知确否。

1936年再版的《彭溥皋石兰》画册,行士文的文章称正式作品内容有所“增订”,不仅仅是12幅了,序言也改为“白崇然”了,目前,笔者尚未看到再版本。

1934年版的另一序者为张九峰,其全文如下:

“时下名画家彭君溥皋,字普膏,别署耕兰山人,鸿恩其名也。为河北曲周望族,世居城内,现年五十有三。壮岁投笔從戎,历充长江上游总司令部秘书,湘南各军总司令部秘书,荆宜镇守使署军法处处长,第一军军法处处长,鄂北榷运局总务科长,两湖特税监管股股长各职,简任职任用,曾知巴东县事,所至有声,军民感颂,商贾称扬,此彭君宦游之略历焉。挂冠复以书画自遣,朋辈竞以先得为快,户限几为之穿,不惟兰石并二郑鼎足而三,其山水、花卉、翎毛尤善妙手,即所作人物佛像,生气蓬勃须眉欲活,明之张子羽近代之张小斋诸公不过是也,予近观其笔妙足继吴道子李龙眠诸名公正宗法传。言皆纪实,毫无溢词,画龙点睛之事古有记载,愧予无杜陵之才为君作丹青引以彰之。联誌数言,略叙梗概云尔。九峰张允升敬题。”

该序说,彭八百“现年五十有三”,彭生于1882年,这个序推算起来应该是1933年写的,次年即1934年3月该画册正式出版。

序中对彭八百的身世概括提了一下,“为河北曲周望族,世居城内”,可见彭八百出身并不是寒微,应该只少是小康生活,这样才有条件读书识字,这样才与后来的在军中为好秀才一脉相承,顺理成章。后来有些彭老的简历多写“寒微”云云,想是出于解放后多年来的以出身好为尚,人们便倾向于此耳,此序反倒是可以以正视听了。

序中对彭八百的兰石着意彰引,“不惟兰石并二郑鼎足而三”,是把彭八百的兰石排在郑所南以及郑板桥之后了。

序者九峰张允升这个人,目前也难于深究,在网上细查,只知道是位书法家诗人,善隶书,见有书赠“玉丰先生正政”者。又见有挽人联语多副,举一联曰:“词垣重望,政治专家,举世竟声华,羡先生志洁行芳,利锁名疆都解脱;返身而诚,诲人不倦,群伦沾教泽,倘当代征文考献,儒林道学有光辉。”(挽范棣臣联)

《彭溥皋石兰》画册序后是一页彭八百当年的尊照,五十岁左右,发福的很。据前些日子初见的其重外孙女牛秀美说,彭先生身材魁梧,牛秀美13岁到17岁,一直在彭老身边,侍奉老姥爷,那时候,老先生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了。该照片后面有一幅画作,有意无意间被一并拍下,却是一段张大千对彭八百的中肯评价:“溥皋老兄别十年,相遇故都写兰为赠,发叶抽芽清芬从指尖出,求之古人尚无其敌,况今耶?所谓兰之性情也,大千初习绘画,未谙法度,不自写其胸臆耳,因涂此求。”


现藏于曲周当代艺术院


画册内容为兰石十二幅,黑白版。“十二”,这是中国文人喜欢的数字,是代表着圆满,周致的意思。故而,画家们愿意以此数为一个单元,来完成一次创作,或为条屏、或为册页、或为小集子等。

里面一幅,恰又见有吴佩孚的题句:“兰有国香,古之明训,兹阅彭溥皋君写兰四幅,不惟今时有一无二,即古名家亦不多睹焉。吴佩孚。”


现藏于曲周当代艺术院


由此可见,彭八百的兰石,在当年口碑极好,几欲第一无二,直逼古人了。

此画册十二幅兰石作品,正是体现了彭八百在兰石方面的世稀造诣,功夫境界。兰与石是江南所特有,彭八百早年在军中也多在江南驻扎回旋,军务中不废挥毫,一边师古,师宗郑所南,一边师造化,入园林看奇石,人深山与山石兰丛相看两生情,相对既久,竟不知自己是自己还是兰石了。故而,他笔下的怪石,怪奇而幽古;兰,或露根、或装盆、或入筐、或倚危石、或入荆棘、皆超逸脱俗,令人醒悟到,这方是百草之王香之祖。

细识其画中题句属款,皆有文思妙才。读来时令击节。《兰棘图》款曰:“本为清高品,常怀隐逸心。独居幽谷里,荆棘订知音。”此“荆棘”为凡俗也,意在和而不同,和光同尘之间。有几幅露根兰,分别题之,而各见其妙。一曰:“叶疏花自幽,根清花自茂。根叶相维持,芬芬绕座右。”大有与兰同呼吸共命运的意思,此妙在深悟出叶根之生命相爱怜相维护之物理,而这最最朴素无华的道理又是让人有顿悟之感。“幽幽花香”四字,使人如入深山,猛然闻兰香,寻之又无迹矣。“托根于湘流之间”,使人远想到屈大夫之高洁,之大丈夫气节,亦如兰之香,世无比肩者。“兰为王者香,羞与百草伍。君子慎选择,臭味成千古。”是在暗喻志向气节因人而异,品之立现。筐兰,一题即逸,曰:“寂寂空山无所赠,归时采满几筐兰。”诗意满满,空山不空,兰香是空而妙满,下山归来,一路流香,想蜂蝶也相追随。又有石兰诸图,也各有其新境,“数枝穿石更新奇”,是说穿插之美,也是在暗寓“积德得寿”。“本是同根花,更结同心友。”彭八百先生沉浸在写兰岁月里,时有所悟所得,又得到了兰的花为同根,互当为友也,既友当互相友爱团结,和而不同,无我又有我的感悟,因之,在彭先生笔下的兰花,风来披拂间,是欲去又来,尽有情态。“幽兰怪石自饶天趣”,这是彭溥皋为自己画兰定下的一个理想目标,他是做到了,达到了他的理想境界。

彭八百题画,时以四句诗出之,倚马可待。而以长短句,以词的面目出现者少有,不意在这里出现了两次,其一云:“岩石栖迟态自闲,无端流水入尘寰。早知寄托瓦盆间,宁往深山。”其二云:“不受培养,不登繁剧,卧沙枕石自徉狂。骚人几度费平章,清高冠群芳,的是王者香。”

彭八百先生在这里有两处属题“于醉琴轩”,这是其斋号?还是题画于别处,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以十二幅作品为一个单元的,这在彭八百这里,已不鲜见,除此之外,其弟子梁志斌也收藏有彭八百赠给他的一本册页,同为十二幅,其具体内容尚未详。其故里曲周弟子李智民也收集到一个设色兰石册页影印本,也同为十二幅。此套创作于“戊戌”,即1958年,前有郭风惠、周谘度、陈继舜的题词题诗。

在撰写此文之际,李智民先生微信推荐来“华豫之门”一档电视节目,乃是一鉴宝栏目,有人携彭八百两套各十二帧书画作品前去鉴定,被鉴为真品无疑。其内容十二帧彭八百书法题画诗,十二帧兰石图。笔者对其诗在手机上截屏得四首,在此选录其一:“不生空谷不当门,且寄山家老瓦盆。伴续离骚灯影里,一丛香草美人魂。”“且寄山家老瓦盆”以常语入诗,清空如话,而诗意扑面而来。

话题回到这本民国二十三年首版的画册,前日与旧书网间查到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增订再版本,也是没有了封面,且有了具体的出版发行细目的一页。看印刷者与总发行同为中华印书局。分售处亦例得分明,有北平松筠阁等全国各地16家。可见其发行量不会小,所发售之地也不谓之不广。

(韩修龙,彭八百书画研究会顾问)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靳元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