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柏山的记忆

2018-11-08 15:51:33 来源:河北旅游杂志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图文/郝建文

南柏山坐落在张家口蔚县的北水泉镇,若不是参加省里的扶贫工作一年,我也许永远也不知道它,更不会走进这个籍籍无名的小山村。

2016年正月十七,年味尚未散去,我们省直驻蔚县扶贫工作组的90位同仁奔赴蔚县。

从镇上到村里,已是晚饭后了。5公里弯弯曲曲的水泥路,车灯扫过才知道建在山梁上,两侧多是深沟。月亮特别大,如脸盆一般,我从未见过,一会儿出现在车窗的左侧,一会儿出现在右侧,好像在玩捉迷藏。人在车里,也能明显感觉到山里清冷的寒气。

 

蔚县自古有“古建筑博物馆”之美誉。“有村便有堡,有堡便有村,历史上曾建有八百庄堡”,我的扶贫点南柏山便是其中之一。至今,南柏山还保存有堡门、前寺(石佛寺)、三官庙、戏楼、后寺(崇庆寺)等古建筑。堡门石匾上刻有“柏山砦南勲门”“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等文字。

清代道光二年(1822年)修订的《蔚州志》里,就已经有南柏山村名的记载。据村民讲,村里原有石碑,上有“洪武十五年(1382年)”字样。

渐渐的我发现,南柏山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山村。

这里自然风光很美。春日漫山遍野的杏花盛开,如入仙境;夏天满目绿色,凉风习习,非常惬意;秋季层层的杏林,被红色染遍,让人心潮澎湃;入冬白雪茫茫,俨然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

 

这里民风淳朴,你能看到世界上最真诚的笑容,找到时光停驻、万物静好的感觉。当然,这里比较落后,交通不便,运输工具主要是毛驴车,我多次看到村民骑着毛驴赶集,或走亲访友,常有回到童年的错觉。

 

南柏山地貌独特,黄土很厚,长时间雨水冲刷、冰雪融化,形成了一个个“土林”,造型奇特,那些窑洞式的老房子更有画面感,非常适合美术工作者来写生。

20168月,《三联生活周刊》记者为了撰写《田野上的瑰宝:野外文物》,需要了解古代壁画方面的事情,一行两人从北京驾车到南柏山寻我。走在街上,摄影记者兴奋地说,在这儿特别有感觉,时时有拍片的冲动。

利用业余时间,我拍摄了一些自然风光的片子,发到朋友圈,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栏目的年轻编导看到后,带朋友专程来了一趟。还有很多艺术学院的同行和搞摄影的朋友与我联系,希望能带学生到村里写生或采风。但因村子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更没有接待住宿的地方,只能惋惜作罢。

今年,我的《南柏山记忆》摄影作品展在蔚县博物馆举办,随着网络上宣传的展开,知道这个小村的人越来越多。现在,村书记张珍很上心,准备联合几户村民,解决吃住问题,把建写生采风基地这事搞起来。

我从事文博工作34年,曾在省文物研究所工作26年,参加过不少考古调查、钻探和发掘工作。职业习惯使然,扶贫期间,我特别留意南柏山村耕地中散落的鬲足、陶豆等战汉时期遗物,知道这里的文化遗存很丰富,便利用业余时间在村周边的沟沟壑壑做考古调查。一天清晨,终于在村北断崖上发现了古人打制的石器和骨头、草灰,确认是一处旧石器遗址。

 

出土的犀牛下颌骨化石

我们将这一情况报告了省文物局。省文物局当即拨付专款给蔚县博物馆,要求对遗址进行试掘,并对周边北水泉镇一带进行旧石器调查。

蔚县博物馆委托河北师大梅惠杰老师来做这项工作,他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考古学博士。梅老师告诉我,考古试掘收获很大,发现遗址数量多、范围大,有多个文化层系列,厚达1.8米,不同时期古人在此生活过。最近,他兴奋地告诉我,南柏山遗址出土了丰富的古人类文化遗物,包括大量的石制品、烧骨以及哺乳动物骨骼化石,更为重要的是古人类原始生活面的发现,在一些烧骨表面遗留有切割、刮削的痕迹。遗迹清晰显示,古人类曾在这里剥打石片,加工各种石器工具,在这里对猎物进行肢解,烧烤进食。

梅老师说,南柏山邻近著名的阳原县大田洼乡旧石器时代遗址群,这次发掘进一步扩展了考古工作的地域范围。根据地貌和地层特征、石制品的文化特点,推测此遗迹属于旧石器时代中期。目前这样的遗址在泥河湾盆地尚不多见,对研究该时期华北地区的气候变化、古人类的分布与流动、文化面貌和生活方式,以及早期现代人的起源等具有重要价值。

我相信,不需要多久,南柏山村周边旧石器遗址的发掘报告会出现在专业的报刊中,会进入普通大众的视野。将来,人们说到南柏山,除了说它的木瓜杏、杏干、小米、土豆如何好吃,还会提到这处旧石器遗址出土了什么宝贝。

待时机成熟,南柏山写生、采风基地也会落成,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会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它,走进它。也说不定哪一天,它就会家喻户晓、名扬天下。

 

责任编辑:刘旸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