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河北 文化追梦>>聚焦大会

韩彦磊:云润石花生剑壁 雨敲松子到琴床

2018-11-07 15:44:56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慧眼看世界,洪荒气一团。

乌飞虚空里,鱼游云海间。

人本一微尘,安身于自然。

静夜听鸦噪,流水观鱼闲。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三届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河北展区中的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淀上情思》系列作品由我省著名国画家韩彦磊先生精心画就,描绘了我省雄安新区的白洋淀风情。在博览会上,因韩先生还有其他展览任务不能当场出售,许多客户在表示遗憾的同时,纷纷表达了预订订制的意向。

细细端详,韩先生身着中式长衫,仙风道骨、卓荦不群。熟悉他的人都说他生性率真,为人敦厚,学养厚重,眉宇间有魏晋之风。

如此风骨从何而来?一经攀谈,记者心中便有了答案。韩先生祖籍河北深州。深州文化底蕴深厚,赵金龄、谢永增等比较有成就的画家就出自这里。文由兴至天怀畅,画与时随古趣生。这句诗是画的高境界,也是韩先生诗意的情感世界。随着交谈的深入,你会发现,韩先生的绘画成就与艺术造诣,远不止《淀上情思》这么简单。

在当今河北画界,绘画作品可谓汗牛充栋,但极具文化内涵、又不失传统风骨的作品却凤毛麟角。韩先生的作品,用笔凝练,用墨、布局有破常规之举,“造险、破险”之势。他画风清新,澄怀味象,迁想妙得,有中国传统绘画的置陈布势之精妙,这不但彰显出驾驭笔墨的娴熟能力,更透露出韩先生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山水画:缜密又精致

多年前,韩先生的山水似乎也经过了一般国画家的那几个阶段。从传统着手,线条精细,勾皴有序,讲求气势,彰显风骨。但是,人是可以突破自然的,会自己寻找外界的物象。在最近的山水作品中,他不再描述或者堆积,而是衍生出一个自由境界,自然与内心的关联。他会将画面的大部分让给“空白”,在远处安置房子和山脉,使画面更加苍茫和寥廓。神秘莫测,安静沉郁,韩先生绘画世界跃进了一个新的空间。如果让我们进入到他的山水中,我们能体会出一种禅意、一种清远、一种圣意。这是我们要关注的世界,它被天籁之音所包围,它有着救赎的意味,它有不饮自醉的境界。

花鸟画:洗练与反省

花鸟画也许是最能成就他的方向。对这个既简单又复杂的表现形式,韩先生的优势体现在以下三点:一是他可以把复杂的事物简单化,他从没有考虑到简单的复制,而是重新组合。二是他定是有了一套扑捉草卉的装置,将自己的作品建立在完备的经验系统中。三是在客观事物(花草虫鸟等)与内心之间有一种命定的逻辑关系,这是作为一个优秀画家必不可少的基本素质之一。

这类作品,恬淡虚无,他会将那些画出来的植物和小动物们,按着它们自己的意愿,有目的地生存着。画家无非是在个人的自由中寻找规则,而这种“规则”不是人定的,而是云或是风以及时间的缝隙中诞生的。观者分明看到他物象之外的精神追求,且技法天然。

人物画:清癯和修养

如果承认现今中国画中的人物是在写意,那就没有必要追究人物的表情、哀乐、思想或行为,因为“意”的存在,很多画家就可以不很准确地创作人物。因为中国画受到了太多的限制,它和观者的心智要形成统一,只有这样画家才算完成他的作品,并发挥出有效的作用。韩先生的人物画使他的中国画创作更加完备,也使他的创作体系更加完整,虽然他的“人物”基本都安排在风景里。韩先生的人物有时空感、距离感、沧桑感和消逝感,关键的一点是他笔下的人物都有自己的事情。他们分散但不分别,他们操劳而不伤神,他们闲适,他们飘逸,他们也内心丰富。他们的精神能够自由地漫游,他们也许有疼痛感,他们的人格是独立的。韩先生本土、本意、本质、本真、本性地塑造人物,也使他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书法:舒展和真相

大部分国画家是写不好字的,韩先生正相反,他的书法水平,可以跟一般的书法家比上一比的。不知道是他的书法理念和功底支撑着作画,还是绘画的精髓在影响着书法,他的书法有一种修持者的境界。他很容易地在纷繁的具象世界中抽出身来,沉潜在书法的氤氲中,将自己认为最宜于表达的字体铺展开来。也许,书法是他绘画的真相。他的字,没有俗常意义的书法家那种匠气和油滑,而多了些发现的意外。他的字行楷兼备又极为顺畅地融入了隶的光影,让人看起来既法乎传统,又闪动着自身的 灵动、灵异、灵犀与灵气。在这里能不能这样说,写不好字的画家不是好画家!

如今,韩彦磊先生正值盛年,如果他在先求雅正,再求创新的艰苦的艺术道路上,不拘泥前辈的技艺和手法,相信他未来的绘画艺术之路,会凤凰涅槃,取得更高的成就。

 

责任编辑:王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