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光泽

2018-10-25 10:10:50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家住河北南宫的薄光泽,藏书、品书30余载,“如今虽无大成,也少有珍集善本,但一路走来,却也我行我素,悠然自得,而且自感获益颇多,心旷神怡”。这些年来,虽历经酸甜苦辣,但他始终秉持着“藏书不为应景,读书即是生活”的理念,坚持读书问典之路,不改初衷。每当闲暇之余或是夜深人静之时,秉烛阅读亦或掩卷沉思,总会勾起他对自己藏书、品书生涯的无限回忆。

薄光泽本家的大伯是一位“老账房先生”,受其熏陶,薄光泽自幼喜欢读书练字,年纪不大便认识了不少繁体字,也因此对古旧书产生了兴趣。上世纪70年代,购书途径还比较单一,只能从国营的新华书店购买。那时候,出差到某地,或是有闲暇时间,书店就成为薄光泽必然光顾之地。到了80年代初,他的藏书已经小有规模。当时薄光泽由新疆部队转业回乡,因路途遥远,他舍弃了全部行李家当,只把自己心爱的3000余册旧书托运回家。

如今,每当浏览这些压箱底的宝贝,薄光泽总是感到无限欣慰,尤其是在北京琉璃厂购得的清乾隆六年刊刻的《钦定万年书》和光绪三年聚奎堂原版《顺天乡试闱墨》等线装书,品相颇佳,每次爱抚,他都兴奋不已。伴随着旧货市场和古旧书业的逐渐兴盛,薄光泽不仅买书、藏书,还开始收藏各种报刊的创刊号、停刊号、复刊号、号外及各种副刊纪念号,对古玩、字画也有涉猎。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薄光泽对知识的渴求越来越强烈,对古旧书刊的钟爱也越来越专注,与古玩、字画等相比,很多时候,真正令其心动并舍得掏腰包买下的,还是那些记录岁月沧桑的“故纸”。

“我曾用一件清粉彩瓷瓶从朋友处交换来一批老报刊,其中包括左翼作家联盟在国统区编印的《作家》杂志创刊号、解放区编印的《冀中教育》终刊号,还有日伪政权出版的报道溥仪在满洲国称帝、平型关大战和德州陷落等内容的《盛京时报》号外。”薄光泽说。 丰富的藏书为薄光泽的研究和写作提供了可信的实物佐证与相关论据,使他顺利完成了《南宫教育史志》的编写和《冀南邮刊》的创办。他收藏的部分抗战时期的红色经典期刊,还应邀参加了衡水书报刊收藏协会举办的展览,得到了藏友和社会认可。谈到今后的设想,薄光泽表示,将利用现有的藏书资源,争取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为打造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提供冀南红色革命斗争史料,继承优良传统,弘扬乡贤文化;再就是为校园儿童和社区文化教育中心无偿捐书,举办文化沙龙,推动“读好书、评好书、用好书”活动的开展,促进经典阅读与互联网时代更好地融合,为建立书香家庭和书香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这就是我将书房命名为‘书香斋’的初衷,也是我们当代藏书人的藏书梦”。

责任编辑:王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