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投票

妻家四十年巨变

2018-10-22 14:14:2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图为过去妻家全家人住的破房子

图为妻三弟进城买房现在住在这栋高楼里

好政策能够为有志勤劳之人提供难得的发展机遇,进而从根本上改变命运。

今年是我国实行改革开放40周年,同时也是我和妻子结婚40周年。40年来,我亲眼见证了改革开放给妻家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一滴水可以映出太阳的光辉。妻家的巨变亦折射出整个国家和社会翻天覆地的变迁。

妻子家姓蒋,原来居住在河北省井陉县西南部冀晋交界处苍岩山镇汪里村的一个深山自然庄,虽然名叫“凤凰沟”,但过去却未出过一个“凤凰”,而是一个“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上山穿新鞋,回家赤脚走”的穷山沟。1978年,我与妻子结婚时,这里的生活、生产条件还极其恶劣。妻子家兄弟5个、姊妹3个,还有祖母、母亲,全家十几口人就挤住在3间破石头房里,吃的瓜菜饭,喝的井窖水,穿的粗布衣,烧的山柴草,睡的土坯炕,下地干活全靠一双手、两条腿,一副铁肩膀,刨地用的是镢头、铁锨,运输全是肩扛驴驮,交通闭塞,信息不灵,老人们在山里过了几十年,也没见过汽车、火车。因生活所迫,儿女们大都没上过学,别说戴手表,就连马蹄表也买不起,计算时间,白天看太阳,夜间望北斗星,每天天黑即上炕睡觉,黎明即起床劳作,过得生活与原始社会人差不多,偶尔说起城里人的生活,就象是“外星人”的世界,想也不敢想。尽管一家人在生产队辛勤劳作,勤俭持家,但还是“没有吃,没有穿,手中没有打油钱”,难以摆脱家庭生活困境。我每次回去探亲时,都要翻山越岭走很远的路才能到达妻家。

那时,我在县武装部门工作,属于部队军官,月工资50多元,在农村人看来,算是非常羡慕的“富户”了。有一次,妻大哥和妻姐夫一起进城探望我们,妻子买了一斤猪肉,分别给他们包了一顿饺子和一顿包子,他们感觉到已是盛情款待了,心里十分满足,回去逢人便说:“我们在妹夫家可吃了两顿好饭”。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山旮旯,给山里人带来了希望。识字不多但却心灵手巧的妻大哥、二哥率先告别亲人,联络了一些穷乡亲到山西煤矿挖煤,尽管这活又累又脏又危险,但却挣了一些钱,他们就咬牙坚持下去,在实践中积累了不少管理经验,以后便当起了煤矿的“包工头”,随着收入的增多,生活状况逐步得到了改善,成为村里首先富裕起来的“万元户”。后来,妻三弟、四弟、五弟先后娶上了媳妇,并且和妻姐夫、妹夫也都跟着妻哥加入了挖煤的行列,他们依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工作非常出色。妻四弟和五弟不仅成为煤矿的中层领导,而且还先后被评为山西省劳动模范和山西省“五一劳动奖”,家庭生活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为了让子孙后代享受最好的教育,过上幸福的生活,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妻家老老少少已全部搬出了该山沟,分别在石家庄、井陉县城和山西阳泉、太谷、平定县等地买房定居,家里电脑、电视、手机、数码照相机和高档家俱应有尽有,并且家家还买了汽车、摩托车,吃、穿、住、行、用、医和孩子上学都不愁,过起了与城市人一样的生活。尤其在教育方面,从“凤凰沟”飞出许多“金凤凰”,妻兄弟姐妹的子孙中,中专以上学历的达25名,其中有4名分别成为博士、硕士研究生、医学教授和果树助理研究员。如今,原来的穷山沟,正开发为旅游区,我再也不用为去那里探亲发愁了。

年近百岁的老岳母已是五世同堂的“老太君”了,看着膝下百余名子孙后代安居乐业,团结和睦,幸福地工作和生活,高兴地合不拢嘴:“俺前半辈子受尽苦难,做梦也没想到后半辈子过得这么幸福”。(李忠勇)

责任编辑:王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