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诗书四季香

2018-09-25 17:55:1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土改时,因为家大业大,我家被错划为富农(文革后改为上中农)。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末,因为人所共知的原因,中学招生对出身不好的学生提高了录取的门坎。但由于成绩优异,我们兄弟四人有三人考上县一中,姐妹也分别考取了二中和三中。正当他们为升入高一级学校跃跃欲试时,“文革”黑风刮起了。我当时在一所乡村中学教语文,教学之余,我喜欢舞文弄墨,在报刊上发表了近百篇诗文。个别老师一鼓动,我第一个被揪出来,打成“三家村黑诗人”,先关进“牛棚”,两年后押送回乡劳动改造。因为我的问题株连亲友,弟妹升学无望,也回了村。我家的生活降到了冰点。

正当全家人一愁莫展之时,村里一位乡贤来到我家开导说:“按现行政策:你们不能当兵,不能升学,不能做工,但庄稼地不会开除庄稼人,好好劳动总没有罪!”说着老人转换了语气说,“你家是书香门第,你们的奶奶识文撰字,你们的大伯解放前会考,全六区第一名。你们都很聪明,不能荒废了学业,雨阴天冬仨月,白天干活晚上没事,学一门手艺,复习学过的功课,阴天总有放晴日,将来总会有启用文化人的时候。”几句话如旱天甘露,让我们拨开眼前愁云,看到了希望。于是,两个弟弟苦练瓦工技艺,学会了看图纸,建楼房;小弟和小妹自学初高中课程,我当了名副其实的“家教”。

1976年10月,“文革”闹剧收场;1979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们的党对内调整了阶级政策,对外打开了国门,从此,我们同千万个年轻人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我的问题彻底平反后,先借调到县革委会写材料,后调到当时的唐山地委机关报《唐山日报》当了记者。次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河北分会,1980年出席河北省第一次作家代表大会。两个弟弟学会了建筑上的十八般技艺,当了乡建筑公司经理,带领百余号人,天南海北承包建筑工程。四弟进县办煤矿后,井下挖煤不怕吃苦,先提拔为副矿长;写出了多篇经济管理论文后,被聘为矿山局的经济师、财务科长;已有两个女儿的妹妹,先当民办教师,后考上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小学教书出色,育人有方,三年后调县一中当了政办室干部,被省委宣传部评为高级政工师。

我们的下一代赶上了黄金时代,记得1980年春节团聚时,我们全家人没有陶醉在灯红酒绿之中,大家围坐在一起,制定了尊师重教“约法三章”:一是学习的事比天大。无论是天灾,还是亲友中遇上婚丧嫁娶,孩子们的学习一分钟也不能耽误;二是老师是我家最尊贵的客人。无论孩子上小学、中学还是大学,凡条件允许的都要放寒暑假时,把老师请到家里吃顿便饭,虽不摆宴席,却亲亲热热,与老师沟通孩子学习情况,研究因材施策的具体办法;孩子毕业离校了,我们同老师的感情绝不人走茶凉,凡老师求助我们帮办的事,千方百计,办妥办好。三是建立家庭奖学金。每年春节,对入党入团的孩子,学习成绩后来居上的孩子,全面发展成绩优异的孩子,颁发奖学金;与此同时,组织“对口”交流会,从而创造你追我赶齐头并进的学习气氛。

现在,我们兄弟姐妹六家15个子女,先后11人考上大学,其余4人读完中专工作后,函授自学,也拿到了大学本科的文凭。走上社会以后,他们政治上追求进步,有9人入了党;工作上奋力拼搏:有的当了名牌大学教授、博士生异师;有的当了央企中层领导、注册会计师;有的当了中学骨干教师、小学学科带头人;有的是北京大医院团委书记、医护尖子;还有的考取了公务员,成了优秀的党务工作者。走进我们的家,虽然没有一户官运亨通,飞黄腾达;也没有一家财源广进,富贾一方,但那浓浓的书香气息,相敬如宾的和谐关系,让人倍感温馨,令人陶醉。

为此,做了一首小诗,以抒发我愉悦之情。

春来玉兰吐芬芳,

夏秋碧荷送清凉,

隆冬腊梅傲风雪,

唯有诗书四季香。(张汝林)

责任编辑:孙明霞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