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兵王新法 湖南义务扶贫献身>>评论解读

撒向大山满是情——河北老兵王新法帮扶湖南省级贫困村的故事

2017-02-28 11:05:51 来源:央广网

撒向大山满是情 ——河北老兵王新法帮扶湖南省级贫困村的故事

央广网常德2月24日消息(记者傅蕾通讯员李飞)“王新法到薛家虽然只有两三年,但已经给俺们村带来很多变化,又是修路架桥,又是搞茶业,村风民貌大大改善了。要知道,他还是一个外乡人呢!”

在湖南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提起老兵“名誉村长”王新法,村民们有着说不完的敬佩和赞叹。

“党组织总归没有抛弃我,共产党万岁!”

王新法是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人,1969年底入伍,三年后就加入党组织,1982年4月从兰州军区转业到石家庄市公安局,年年都获局级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荣誉,并荣立三等功一次。

1987年,王新法带领的反扒小组侦破了一起石家庄市水泵厂团伙盗窃案。犯罪嫌疑人利用关系多次找他说情哀求“放一马”,可王新法不为所动,于是反咬一口王新法收受了他们2200元的贿款。由于王新法军人出身,为人耿直,不擅长人情世故,加上平时工作太卖力了,很是得罪了一些人。在少数人士的操纵下,1988年7月,王新法被诬陷关进看守所。虽经石家庄新华区、石家庄市两级法院审理,都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但最终以“敲诈罪”判1年6个月刑期。入狱期间,王新法被开除公职、党籍。

出狱后,工作没了,王新法摆地摊、开货车跑长途、合伙开煤矿,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中叶已攒下百万家产。虽然有钱了,可王新法心中有个结始终解不开,他坚信自己是清白的,于是,上访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时光到了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的2008年5月。当时,作为第十二届石家庄市人大代表、石家庄新华区合作路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办主任的曾德美领到了一项特殊的任务,包保“重点对象”王新法,确保其奥运期间不进京上访。

曾德美于是找到了王新法,迎来了一大摞申诉材料。在听完王新法掉着眼泪讲完他的故事后,曾德美开门见山,“老王哥,我就讲两点,一个是北京奥运会就要开了,全世界都在看,作为一名中国人,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抹黑;二则作为一名人大代表,对于你的遭遇,我会自始自终跟踪关注,用心去做,负责到底”。

王新法也掏出了心窝话,“大妹子,请你们放心,我现在虽然不是一名党员了,但我会以党员的身份来要求自己的,全世界都在看着北京奥运会,我不会给国家抹黑、给政府添堵的。”

曾德美回忆说,第一次接触王新法,撇开事情经过究竟如何,但可以看得出王新法对党的一腔热情、一份忠诚,是满满当当的。曾德美花了半个月时间仔细研究申诉材料、案卷资料,走访王新法当年的同事、街坊邻居,认定这是一桩冤假错案。于是,曾德美撰写报告材料,为王新法的事奔走呼号。

2012年9月,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宣告王新法无罪,石家庄市直工委也对他恢复公职和党籍。拿到恢复党籍的批复,王新法热泪盈眶,心潮澎湃,“党组织总归没有抛弃我,共产党万岁!”第二天,他就来到石家庄市公安局,交了300多元的党费。

王新法对曾德美很感激:“大妹子,叫我怎么感谢你好呢?只要你开口,我都尽力去办!”见推脱不掉,曾德美说到,“如果你一定要感谢的话,就到我的老家湖南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去看看吧。”

一句玩笑话,王新法记在了心里,委派他爱人孙景华三次前往薛家看看。回来后,孙景华对王新法说,“薛家村山好、水好、人好,就是条件不好。“山好水好人好就最好,条件不好,那咱们就带着一帮人去改变它,能做一点事就做一点事。”

“说心里话,像名誉村长这样的好人,现在社会上太少了。”

2013年7月,王新法退休了,他迫不及待赶赴到薛家村。听说有人从千里之外的石家庄来到薛家要搞义务扶贫,全村上下都不相信。在村支书覃遵彪看来,城里的人真会玩,这些年来,到薛家考察的、想投资的不在少数,也不见有一个人留下来,这个叫“王新法”的人又能坚持多久?

王新法对这些怀疑视而不见,他走村入户摸底调查村情村貌,1个多月后,《薛家村关于建设生态旅游村和红色旅游村的构想》新鲜出炉。

王新法说,刚来薛家的时候,村民们不理解他,差点被赶走,这其中有个小插曲。当年年底薛家村党支部换届的时候,一个党员在大会上半是认真半是玩笑说到,王新法是个不安生的人,有头脑、点子多,按照他的设想,到时候我们有的事要做了,干脆趁现在他还没站稳脚跟,把他赶走算了。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大伙的响应,“是真扶贫,还是假把式,看看再说吧”。

于是,王新法继续在薛家忙乎着。踏勘六塔山的时候,他听说了一段悲壮的历史:1931年9月,贺龙领导的工农红军第四军独立团二营被石门保安团偷袭,敌众我寡,弹药缺乏,退至六塔山,68人舍身跳崖,壮烈牺牲。后来,遗体被薛家村民偷偷就地掩埋。

军人出身的王新法听了,久久沉默不语。

第二年刚过完年,王新法又来到薛家,并且带来了自己受冤24年平反后补发的全部工资64万元。他号召村民们把牺牲在家乡的先烈遗骨找回来,安葬到六塔山上。

乡亲们感动了,不计报酬奋战1个半月开荒复垦出319亩山顶荒山。村民郑子轩把自己在山顶的30亩茶园也无偿让了出来。老党员王东娥、老教师覃事琼带着村里的留守妇女,一个星期就绣好了68面小型五星红旗。王新法捐资赶制了68副小棺材、购买了2万多株油茶苗和紫薇树。

2015年3月31日,“让烈士回家”公祭活动隆重举行。

4月,薛家村委换届,一致表决王新法担任“名誉村长”。从此,“名誉村长”的名号一直伴随王新法至今。

搭借“让烈士回家”活动余风,王新法在薛家号召村民移葬先人坟墓、老人逝后统一安葬到六塔山,不要再葬于田间地头、路边屋后——这个倡导是有缘由的。

薛家村总面积5万多亩,其中山林4万多亩,耕地900余亩。由于山高路险,村民逝世后基本上就近、就地安葬,导致很多墓地占据了农田、茶园等耕地,公路两旁也随处可见墓地,本来不多的用地更加相形见拙。

一个村民直言不讳,“家里只有5分地,3个亲人的坟地就占了三分八厘地,只留一分二种苞谷。名誉村长要是早来的话,亲人们就可以安安稳稳葬到六塔山上去,不与我们子孙争地了。”她计划等六塔山道路硬化后,再将先人移葬到山上。

目前,六塔山顶已移葬薛家村民先人11座、安葬村民逝者3人以及军人、抗日烈士各1人,50余名村里的老人登记同意逝后安葬到六塔山,“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南北镇清官渡村6组村民田育兰感慨到,“说心里话,像名誉村长这样的好人,现在社会上太少了。”有感于王新法的人格、实干,田育兰主动申请当起了薛家村的“名誉村民”,凡是薛家有重大活动、重要工程建设,她都会主动过来帮忙,干点做饭烧菜后勤服务事情。

“有‘名誉村长’这样的党员,俺们对共产党很有信心。”

王新法在薛家修了6座小型桥梁, 68岁的陈文闲见到王新法,抓起他的手使劲地不停摇晃,第一句话就是,“好久不见,挺想你的。”他们围聚相谈,不时哈哈大笑,好像一家人在聊天。

村民白梅芳对王新法赞誉不已,“俺活了63岁了,就没看到过有这样的人。”白梅芳有个孙女在读小学,没修桥之前,每次上学都要脱了鞋打赤脚趟河过去,遇到大水的时候,还要动用铲车接送过河。

2014年底,为修这座桥,王新法干脆就住在白梅芳家里,一待就是20天,每天晚上工作到11点多,第二天又一大早起床。附近的群众纷纷义务出工、出料,交通部门预算造价18万的桥梁仅用3.3万就造起了。

桥修好了,村民出行方便了,王新法又将目光投向了薛家6组饮水困难。这个小组的人畜饮水一个是靠天落雨,一个是水质含磷,用水看天脸色不说,关键是水质不行。以前村支两委也曾出面找过水源,不是不合适,就是水源太远了建设成本太高。

王新法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下定决心要找到合适的水源。他带着一帮当地百姓,在薛家附近周边的山群钻了半个月,最终确定了六塔山山腰间一汪水泉作为饮水源。15年正月十五,工程正式开建。连续奋战25天后,修起了2个蓄水池,水管道通到了6组20余户人家,还同步解决了这一片上百亩茶园的灌溉问题。

随着一件件实事的办成,薛家上下对王新法刮目相看,人们疑虑的目光逐渐打消,更多地百姓支持王新法的理念,支持他所干的事业。在修下河片村道时,一段公路要经过村民彭礼杰的苞谷地,苞谷还未成熟,他媳妇含着眼泪一一摘下,并且不要村里一分钱补偿。

除了兴建基础设施,王新法在薛家也积极谋划着茶叶产业:与湖南医科大学的茶叶专家团队合作,成立了湖南五行缘农业科技公司,以薛家产茶为原料,主打素茶典系列、功能茶系列;与南北镇清官渡村村民雷红云谈好,双方正在改造雷红云家的茶叶加工厂,共同打造“名誉村长”牌天然富硒健康茶。

如今,王新法基本上常年都待在薛家忙上忙下。他说,“有生之年,我就待在薛家了。自己百年后,在村里所建立的财富都不要,交给村里,只要在六塔山上给我留下一块安息之地。”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郑晓娟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