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政务 | 时评 | 国内国际 | 原创 | 论坛 | 视频 | 娱乐 | 热点 | 财经 | 好人墙 | 历史 | 专题 | 博客 | 图库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投诉
  

走进蔚县水东堡村:完美的古堡标本

在蔚县县城西部的南留庄镇,有这么一处形制标准、保存完好的古堡:它形状方方正正,进堡门一条直路可走到尽头,两侧房舍对称铺开,戏楼、庙宇、街巷、老宅如初,简直是个完美标本。这个村的名字叫水东堡。

据资料记载,水东堡建于清朝乾隆年间,旧称水涧子东堡。据说乾隆初年,有一位居住在河北保定的刘姓人家逃荒来到此地,繁衍生息,渐成村落。为了防止兵匪、盗贼的骚扰,人们在村子四周筑起了围墙,名曰“堡墙”,形成了一个小堡。因为村后有一条西北走向的沟涧,里面有几个水泉,故定村名为水涧子堡。随着人口不断增加,村东西陆续建了新堡,东边的叫东堡,中间叫西堡,最西边的叫小西堡,这三个堡呈“品”字形格局,攻守兼备。解放后,东堡改名水东堡村,西边两个堡合并叫水西堡村。

水东堡开南门,门匾上醒目地刻有四个大字:“水涧子堡”。蓝天白云下,恢宏高大的城门上文昌阁气势雄伟,其匾额字体雄浑而传神,但丝毫没有抢了堡门的风头,二者交相辉映,别有意境。令人称奇的是,虽历经沧桑,但水东堡依然保存众多像文昌阁这样完整的庙宇,这在蔚县的古堡中也是不多见的。

“暮鼓晨钟”是水东堡的魂儿。文昌阁的西侧吊一石鼓,此为鼓楼,年代可追溯到同治年间;东侧悬一铁钟,名曰钟楼,据说这是一件仿制品,原件已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大炼钢铁时被毁坏。按佛教的说法,寺庙中晚上打鼓,早晨敲钟,以报时间,并劝人精进修持。每到新年,村民们都会到此听钟声,希望抛弃所有的烦恼与忧愁,诚心祈求美好前程。

文昌阁虽然十分陈旧,但雕梁画栋间,仍可看出当年的富丽堂皇、气势不凡。它其实是座隔扇庙,朝南是文昌阁,朝北为魁星阁。堡门正对面也是座隔扇庙,朝北是观音庙,朝南为龙王庙。堡门外东侧紧挨着的是三神庙,里面分别是财神庙、老爷庙和马王庙。进堡后往北直行,走到头便会看到居高临下的真武庙。这些建筑在规格与细节上都极为考究,无论是复杂的屋顶木构件,还是精细入神的木雕砖刻,都是极具代表性的古代建筑精品。

 

在这些庙宇内,最值得称道的是那些绘制精美的壁画。这里的佛、道教寺庙种类齐全,壁画内容丰富、题材广泛、保存状况较好。以三神庙中的财神庙为例,画面色彩以红、绿、蓝、黄色为主,勾勒、渲染、平涂、沥粉贴金等各种画法的综合运用,使整个画面富丽华贵、金碧辉煌。就连人物的眉毛、胡须、头发细得如针尖划出来一般,表现得形象真实生动,足见画师娴熟的技艺。据村里老人介绍,文革时期这些庙被用作粮库,使得众多庙宇和珍贵壁画得以保存下来。

古堡里的庙宇与戏楼不能分家,戏楼总是要与庙宇面对面的,因为戏楼首先是用来敬祭神灵的。在水东堡堡门外西侧,有一座古戏楼,坐西朝东,与三神庙相向而视。作为水东堡最奢华的建筑,它的装饰十分讲究,油饰彩绘绚丽多彩,木雕镂空栩栩如生。

站在戏楼下,时间仿佛在这里轻巧地打了个结:幕布拉开,戏台上弦闹板响,角儿幽幽咽咽地唱,戏台下如痴如醉,如癫似狂……然而,随着时代变迁,戏楼已在七八年前荒废了。空空的戏台上,堆满了枯枝败叶,墙体上的壁画黯淡无光、创痕累累,戏台前的空地上,铺满了正在发酵的农家肥。尽管戏楼整体完整,但眼前的情景多少让人有些心酸。

建庙、盖戏楼是古堡特有的文化形式,它是堡子里的人们传承文化的场所,是村民寻求平安、固守礼仪、团结一心的精神圣地。各路神仙同住一庙、众多佛像同在一堡、各种祭祀活动同在一堂的现象,反映出这块土地上信仰的多元特性。

站在真武庙里,可纵览堡内的古民居院落,典型的有刘家大院、蒋家大院、杨家大院。它们不仅有历史文化价值、研究价值、见证价值、学术价值、审美价值、欣赏价值,更重要的是具有精神价值,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椽一木都凝聚着历史的印记。

随着很多村民外出谋生,加之堡内地道众多、存在安全隐患,眼下绝大多数院落已大门紧锁。堡内起初住有180多户、450多人,如今仅剩下8户、20多人,其中大部分居住在古堡东南后建的民居中。古村落、古民居保护所面临的窘境,并非只存在于水东堡。打破“多龙治水”的局面,加快保护和发展的进程,乃当务之急。河北日报、河北新闻网记者王雪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