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蔚县北官堡村:“打树花”的故乡_河北新闻网
首页 | 河北 | 政务 | 时评 | 国内国际 | 原创 | 论坛 | 视频 | 娱乐 | 热点 | 财经 | 好人墙 | 历史 | 专题 | 博客 | 图库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投诉
  

走进蔚县北官堡村:“打树花”的故乡

南有福建土楼,北有蔚县古堡。在蔚县,曾有着“八百村庄、八百古堡”的壮观景象。

在这八百古堡中,暖泉镇的北官堡颇具特色。据记载,北官堡至今已有近700年历史,堡内始建于明代初期的“卢家小堡”是暖泉镇最早有人居住的地方,这种“堡中堡”的建筑格局是蔚县古堡中最为独特的一道景观。

伫立在北官堡的堡门前,抬眼望去,高大的歇山式堡门楼雄伟庄严。“大魁天下”的金字牌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登上堡门楼,便来到魁星阁。这里供奉的魁星手中拿一支朱笔,指向堡内,取义“魁星点斗、金榜题名”。

北官堡的街道呈“主”字形结构,高大的堡门楼正是主字的一点,穿过堡门,从南向北,是一条笔直的主街,两侧民居呈鱼骨状分布。穿梭漫步在历经几百年岁月雕琢的老宅之间,古堡昔日的繁华景象不禁在眼前浮现。堡内的民居多为土木结构,尽管有些已经破败不堪,但精细考究的木雕门楼更显古朴大气。

越往里走地势越陡,高高的黄土坡上,静静地伫立着卢家小堡,它像一位年迈的长者默默看护着自己的家园。

先有卢家小堡,后有北官堡。据堡内村民介绍,暖泉镇原来溪流纵横、泉水丰沛,因此,建房都选在了高处。蔚县的平均海拔是800米,卢家小堡所在地最高,海拔近千米。这一点从房屋的破旧程度上就能清晰辨出。相传,当年明军把蒙古兵打退,仅剩下一户卢姓人家,在此繁衍生息。后来,宗、刘、侯、张四大家族迁至此地,修筑城墙,建成北官堡,从而形成了“堡中堡”的独特格局。

 

规模宏大、保存完好的地下古堡也是北官堡的独有景观。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位于卢家小堡下方的地下古堡。古堡内,起居室、会议室、日常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时隔数百年依旧保存完好,这不禁让我们感叹古人的聪明才智。据介绍,在堡内,每家每户都建有地下古暗道,家家相连,户户相通,安全性、防卫性极强。

暖泉镇的省级非遗项目“打树花”名扬海内外,被称为“天下奇绝”。这一独特的民俗活动就起源于北官堡。

88岁的苏耀祥老人对“打树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他16岁参加八路军,先后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后来转业回到家乡。老人告诉我们,南征北战的日子里,他最想念的就是家乡的“打树花”,那千姿百态、璀璨夺目的绚烂场景是他儿时最美好的回忆。

夜幕降临,北官堡的村民齐聚堡门外,他们期盼已久的“打树花”表演就要开始了。礼炮声中,两名壮汉抬着一锅通红的铁水走到门外,负责洒铁水的几位“掌勺”艺人早已全副武装,头戴草帽,反穿羊皮袄,脚裹遮火布帘。他们轮番从水桶内取出一只湿柳木勺,迅速舀起一千多摄氏度的高温铁水用力朝高高的堡门楼上方泼去,一勺接一勺的铁水碰到坚硬冰冷的墙砖立即炸裂溅射开来,形成树冠状的火花。每一勺铁水的洒出,都如同一道手工抛出的礼花,在观众眼前绽放。

火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如同光雨一般漫天飞舞。散落的铁水绽放出精灵一样的花朵,闪闪烁烁,飞舞在眼前,又落在脚下。周围的人沸腾了,他们在惊呼声中尽情享受着这场古老而伟大的民间艺术盛宴。

整个“打树花”表演持续半个多小时,每个“掌勺”艺人手法不一,打出的树花也变化各异。表演结束后,“掌勺”艺人的身上会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洞,据说,在学习“掌勺”之初,这些艺人经常会被烫伤,因此,“打树花”又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

“打树花”这一民俗活动到底因何而来,有一种说法流传最广。明清时期,暖泉镇是张库商道上的贸易集散地,铸造业非常发达,有好多铁匠作坊,逢年过节,富人们燃放烟花庆祝,铁匠们同样渴望热闹喜庆,但他们买不起烟花。他们从打铁时四溅的火花中得到灵感,因炼铁炉里溅出的火花和焰火非常相像,他们便试着把炉里的铁水泼在墙上,这就是“打树花”的由来。自此以后,每年农历正月十四,当地村民都会自愿捐献旧生铁、煤炭,用“打树花”这种特有的民俗活动欢庆节日。

在北官堡的堡门上方,黑红色的铁屑积了厚厚一层。驻足凝视,斑斑铁迹散发着古老与沧桑。几百年来,铁与火的痕迹与砖土城墙融为一体,共同见证着古堡的往昔岁月。河北日报、河北新闻网记者刘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