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政务 | 时评 | 国内国际 | 原创 | 论坛 | 视频 | 娱乐 | 热点 | 财经 | 好人墙 | 历史 | 专题 | 博客 | 图库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投诉
 

走进张北县黄花坪村:今日黄花分外香 

黄花坪,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

从张石高速张北南出口下高速,沿207国道南行,过喜顺沟、野狐岭,经苏蒙联军烈士陵园后,再走一段乡村公路,在草原田野、山峦风车间,一个小小的村落出现在眼前,这就是黄花坪村。

黄花坪由三个相邻的自然村组成,共172户。因村外山上到处都是开着黄色花朵、被当地人称作“鸡蛋黄黄花”的植物,村子又坐落在山中的一块平坦地面上,所以老辈人给村起名黄花坪。

村庄依山而建,村中房屋坐落大都没有规则,多以土坯房为主,院墙以石头垒砌。没有硬化的街巷,随地形和院落相互连接。来到黄花坪时,已是黄昏时分,在夕阳余晖中,小山村显得安详静谧。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黄花坪处于坝头位置,燕山山脉和阴山山脉分别延伸至此,这里岗峦起伏,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是中原和大漠的天然分界线,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在黄花坪村外,有三段年代久远的古长城。

由村委会向南步行1500米,便可一览古长城的风采。它向东经旱淖坝下坝,直抵张家口市区,与“万里长城第一门”大境门相连;向西则可通达山西雁门关。而村东1500米和2500米外还各有一段长城。这三段长城年代相仿,均可追溯至明代以前。

国内50多位长城专家曾联合对此处长城进行考证,张北是我国现存长城遗迹较多的地方,处在多条古长城的交接处。燕、赵、秦、汉、北魏、明六代长城经过于此,并且在张北境内纵横交错。这种现象在全国200多个有长城的县中非常罕见。

暮色四合,古长城残垣断壁,只留下暗森森的雄伟轮廓,而那一个个烽火台,更像是迟暮的老人,孤独而倔强地守卫着一片疆土。

 

黄花坪村北就是野狐岭,作为军事重地,在辽金元明清的史籍里都有过记载。公元904年(天复四年),耶律阿保机在这里伏击了大唐卢龙节度使刘仁恭养子赵霸的数万兵马。公元1212年(大安四年),成吉思汗在这里横扫四十万金军。

在村西南方向1500米处的山上,有一个独特的瞭望台,人称神威台。从台上往下看,废弃多年的盘山公路依山临渊,蜿蜒在群山之中,与横卧其间的雄伟长城交相辉映,自成一景。

相传,明成祖朱棣即位后,为了彻底扫除元朝的残余势力,从公元1410年(永乐八年)开始,亲率十万明军进行北伐,史称燕王扫北。而朱棣曾多次路经张北,在瞭望台点将,神威台故此得名。

战争的硝烟一直弥漫到近现代。1945年8月,英勇的苏蒙联军在这里向负隅顽抗的日军展开了猛烈进攻,他们突破了黄花坪等处敌人的前沿阵地,击退了日军数十次反扑,占领了野狐岭日军主阵地,使联军主力部队得以迅速通过,取得全线胜利。为了纪念在战斗中牺牲的苏蒙联军烈士,黄花坪村东修建了陵园和纪念碑。

除了作为军事要地存在,黄花坪还曾见证了“北方丝绸之路”——张库大道的兴衰。张库大道,从张家口大境门外的元宝山出发,通往蒙古草原腹地城市乌兰巴托(库伦),并延伸到俄罗斯恰克图的贸易运输线,它始于明末,盛于清中,衰于民国初,全长1400多公里,在国内外具有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影响以及历史地位。

从旱淖坝上坝,到坝头经过的第一个村子便是黄花坪。在这条通往域外的古商道上,运输货物的工具主要是骆驼和牛车,黄花坪的村民们觅得商机,纷纷开设车马大店,为过路商客提供打尖、喂饮牲畜等服务,一时间,小小村落里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时过境迁。随着张库大道的衰败,黄花坪渐渐恢复了平静,也将这段历史尘封了起来。前不久,就在村南的农田里,大约三四十亩的区域,发现了大量年代久远的砖瓦碎块。尽管其具体年代、用途还未曾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见证了黄花坪的沧桑巨变、风雨历程。

近年来,随着村里的一些青壮年外出务工,许多民房大门紧锁、门窗插砖,黄花坪渐渐变成了一座空心村。而在去年,张北被誉为“中国式66号公路”的“草原天路”名声大噪,它的路线恰巧途经黄花坪的两个自然村,这让黄花坪重新焕发了活力。

或许,不久的将来,借着“草原天路”的声名远扬,黄花坪将再现昔日的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