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原县开阳堡村_河北新闻网
首页 | 河北 | 政务 | 时评 | 国内国际 | 原创 | 论坛 | 视频 | 娱乐 | 热点 | 财经 | 好人墙 | 历史 | 专题 | 博客 | 图库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投诉
 

走进阳原县开阳堡村 

先有开阳堡,后有弘州城。弘州,即现在的阳原县,在宋代,它是通往雁门关南下中原的边塞要地,乃兵家必争之地。穆桂英智取弘州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开阳堡在阳原县城东南20公里处。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记载,开阳堡即战国时期赵国代郡之安阳邑,是阳原县境内有明确记载的最古老的村庄,当地亦有开阳堡“开阳原县村庄先河”之说。

穿越历史的喧嚣,追溯时光的流转。历经2000多年漫长岁月的古老村落如今是一种怎样的风貌?

5月16日,大清早,在当地老乡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开阳堡村南一段干枯的河床上。据说,这是远观开阳堡的最佳地点、最佳时机。

远观开阳堡,高峻的堡墙被岁月剥蚀得如同天然土山,高低起伏。堡墙东西长350米、南北长200米,墙基宽6米。据介绍,开阳堡的堡墙由白垩土和黄疆土混合夯制而成,这种土黏性大,虽经历千年的风吹日晒,雨水冲刷,仍保留着原来的轮廓。

整个开阳堡坐落在一块高高凸起的土崖上。据传说,这是一块精心挑选的风水宝地:南有圆土包,似乌龟之头,土包东西各有一小土丘如龟眼,北有一高台如龟背,大土包与高台之间有一条狭长平缓地带如龟脖,高台左右各有一半岛地带如一对前爪,龟伸向前面河流呈喝水状,这就是当地人常说的“灵龟探水”。这龟独缺一对后爪,如无后爪,龟就不能活动,于是人们就在龟背的后侧建造了砖塔、石塔以充后爪。相传,开阳堡建成以后,曾发过几次洪水,洪水涨多高,“灵龟”和堡子就升多高,堡内村民安然无恙。

 

矗立在一处倒塌的城墙口,举目远眺,燕山余脉绵延逶迤,像一座天然屏障护卫着古堡。寒来暑往、光阴流逝,这一千年古堡经历着怎样的荣辱兴衰、爱恨情仇?

据《史记·赵世家》记载,赵武灵王封长子章为代郡安阳君,治所即为开阳堡。赵章本是赵国太子,但因赵武灵王宠妃的蛊劝,被免去太子之位。赵武灵王把王位传给了幼子赵何。赵章不甘心蜗居在代郡(开阳堡),他想夺回本属于他的权力。赵武灵王提出将赵国一分为二,封赵何为赵王,封赵章为代王。这一“分王赵代”计划,引起了赵国统治集团内部的争权斗争。公元前295年,赵武灵王、赵何、赵章游居沙丘宫(今河北邢台市广宗),赵章趁机发动叛乱,想要杀死赵何。赵何心腹赵相公子成急调兵围沙丘宫三月有余,导致赵章被杀、赵武灵王饿死宫中的历史性悲剧,史称“沙丘宫变”。

成王败寇。想当年,赵章造反被杀的消息传回封地,不知当地百姓是否会为他惋惜落泪?

开阳堡繁华鼎盛之时当属唐代初期,现在的建筑布局正成型于此时。作为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开阳堡内官衙府门、商贾店铺、客栈寺庙一应俱全,常年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古堡由盛转衰,始于清咸丰年间,当时县治早已撤销,商业凋敝,经济萧条,集市废弃,人口锐减。这样一座繁华一时的城堡如何走向了衰败?有一种说法最为可信:当年,古堡周围的森林被大量砍伐,自然生态受到严重破坏,每到冬春季节,沙尘奔袭开阳堡,使堡西几十里都变为沙漠,水源日益枯竭,渐渐失去了地理优势。生态的破坏以及风沙的侵袭使曾经辉煌的开阳堡变成了关内的“楼兰古城”。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开阳堡的村民一户一户地搬出了古堡。开阳堡村现有三百多户村民,仅有六七十户住在古堡里。缺水是这个千年古堡面临的严峻问题,因为缺水,当地人只能种一些低产的旱田。

古堡不远处本是桑干河的一条支流,当地人称之为“海洼沟”,但现在已经干枯,被浅浅的杂草覆盖。当年,开阳堡紧紧依偎着富足的桑干河,仰靠着河水的滋润,繁衍生息,枝繁叶茂。如今古堡曾经的辉煌已逝,只留下一份无奈的荒凉。